?
咨詢電話(微信)
15111163250

單位向人民法院提出的證明材料,應當由單位負責人及制作證明材料的人員簽名或者蓋章,并加蓋單位印章

時間:2020-08-02 00:34 編輯:長沙代理記賬

  導讀:“本院經審查認為,首先,《最高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的解釋》第一百一十五條規定:“單位人民法院提出證明材料,應當單位負責人及制作證明材料的人員簽名或者蓋章,并加蓋單位印章。”而黃*向本院提交的山東魯商物業服務有限公司2017年5月5日出具的證明,僅加蓋了山東魯商物業服務有限公司的印章,不符合該條關于單位證明材料形式要件的規定,故本院對此不予采信。”

中華人民共和國最高人民法院民事裁定書

(2017)最高法民申2096號

  再審申請人(一審原告、二審上訴人):黃*。

  委托訴訟代理人:陳*晶,山東**(聊城)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申請人(一審被告、二審被上訴人):邢*龍。

  一審第三人:山東隆越擔保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陳雨新,該公司董事長。

  再審申請人黃*因與被申請人邢*龍、一審第三人山東隆越擔保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隆越公司)案外人執行異議之訴一案,不服山東省高級人民法院(2016)魯民終2046號民事判決,向本院申請再審。本院依法組成合議庭對本案進行了審查,現已審查終結。

  黃*申請再審稱,一、有新的證據,足以推翻原判決。2017年5月5日山東魯商物業服務有限公司開具的《證明》載明“魯商泉城中心廣場A號樓(原購房合同上為B號樓)2-820、821號房屋自2013年4月1日起至今該房屋由黃*使用,我公司作為魯商泉城中心廣場物業服務提供方,經查,該房屋的物業費自2013年4月1日起均由黃*繳納,該房屋的物業費現已繳納至2017年6月30日”,以及2017年3月15日黃*與承租人高飛就案涉的417號房產訂立的《房屋租賃合同》,可以證實黃*取得該房屋并自2013年起至今一直實際占有、使用、收益并實際控制該房屋,系該房屋的實際所有人。二、二審判決認為黃*未對案涉房產占有、使用和收益,缺乏證據證明,違背基本事實。山東省濟南市歷下區人民法院(2012)歷商初字第840號、(2012)歷商初字第841號民事判決判令案外人山東新紀元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新紀元公司”)向黃*償還借款。上述判決生效后,黃*申請強制執行,在強制執行期間,隆越公司向黃*出具《借款擔保函》,自愿為新紀元公司的借款提供無限連帶責任擔保,并于2013年3月5日與新紀元公司、黃*簽訂《協議書》,約定將案涉房產抵償給黃*。此后,隆越公司將案涉房產交付給黃*,黃*一直對案涉房產占有、使用和收益。黃*享有對新紀元公司的1000萬元債權,而隆越公司抵償的案涉房屋金額僅為7220697元,因此,黃*事實上已經支付了取得房屋的對價。而判決李國明償還邢*龍借款本金及利息的(2012)淄民一初字第12號民事判決作出于2013年6月4日,案涉房產的抵償發生于此前,不可能存在故意逃避債務的意圖。三、二審判決適用法律錯誤。不動產登記屬于行政確認行為,是對業已存在的不動產物權的證明和確認,其本身并不創設不動產物權,因此,不能僅以房屋是否登記為由,判斷黃*是否對案涉房屋享有物權以及能否排除執行,可以參照《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人民法院辦理執行異議和復議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第二十八條的規定加以判定。首先,新紀元公司、隆越公司約定將案涉房產抵償給黃*的兩份《協議書》簽訂于2013年3月5日,而山東省淄博市中級人民法院于2015年才對案涉房產進行查封,遠遠晚于兩份《協議書》的簽訂時間。其次,山東省魯商置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魯商置業公司)出具的證明、相應的房屋租賃協議等證據證明黃*在案涉房產被查封之前就合法占有了案涉房產。再次,案涉房產抵償給黃*用以清償部分借款,等于黃*為案涉房產支付了相應對價。最后,案涉房產登記在魯商置業公司名下,無法直接登記到黃*名下,未及時辦理過戶手續,不是黃*自身原因所致。事實上,隆越公司將案涉房產抵償給黃*后,黃*取得了案涉房產的債權,并且對案涉房產實際占有、使用和收益,黃*取得了足以對抗執行的實體權利,人民法院應當終止對案涉房產的執行。綜上,黃*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條第一項、第二項、第六項的規定申請再審。

  本院經審查認為,首先,《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的解釋》第一百一十五條規定:“單位向人民法院提出的證明材料,應當由單位負責人及制作證明材料的人員簽名或者蓋章,并加蓋單位印章。”而黃*向本院提交的山東魯商物業服務有限公司2017年5月5日出具的證明,僅加蓋了山東魯商物業服務有限公司的印章,不符合該條關于單位證明材料形式要件的規定,故本院對此不予采信。黃*與高飛2017年3月15日的房屋租賃合同,并不足以證明黃*對案涉房屋占有、使用的事實。因此,黃*的再審申請不符合《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條第一項規定的情形。

  其次,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物權法》第九條第一款之規定,房屋所有權的設立、變更、轉讓和消滅,經依法登記,發生效力。而案涉房屋所有權并未登記到黃*名下,故在黃*沒有證據證明案涉房屋所有權登記錯誤的情況下,其并不享有案涉房屋所有權。

  再次,黃*于一審中提供了證明其享有債權的民事判決書,其與隆越公司、案外人新紀元公司簽訂的兩份《協議書》,《借款擔保函》,收據復印件、魯商置業公司的證明、西街工坊的證明、房屋租賃合同以及銀行卡交易記錄等證據,能夠證明相關當事人之間達成了以物抵債協議,在該協議未被依法撤銷或認定無效的情形下,發生在相關當事人之間形成債權債務關系的法律效力。此外,由于黃*主張該協議系形成于另案強制執行程序中,但并未提供有關法院在該執行程序中對此加以確認或者作出以物抵債裁定等證據,該證據亦不屬于當事人因客觀原因不能自行收集的證據,故黃*應自行承擔相應的不利后果。

  最后,本案為執行異議之訴,當事人對不動產的權利能否阻卻執行,應參照法律、司法解釋關于執行程序的有關規定加以判斷?!?span>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人民法院辦理執行異議和復議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第二十八條規定:“金錢債權執行中,買受人對登記在被執行人名下的不動產提出異議,符合下列情形且其權利能夠排除執行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一)在人民法院查封之前已簽訂合法有效的書面買賣合同;(二)在人民法院查封之前已合法占有該不動產;(三)已支付全部價款,或者已按照合同約定支付部分價款且將剩余價款按照人民法院的要求交付執行;(四)非因買受人自身原因未辦理過戶登記。”而即使黃*可以被認定為該條規定的“買受人”,黃*所提交的魯商置業公司單方出具的物業費繳費證明、《房屋租賃協議》、銀行交易記錄,以及向本院提交的其與高飛2017年3月15日簽訂的《房屋租賃合同》等證據的證明力,亦不足以達到《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的解釋》第一百零八條第一款規定的認定黃*對案涉房屋占有、使用、收益的事實存在“高度可能性”的標準。故二審判決的認定并無不當,長沙代理記賬,黃*的該申請再審理由不能成立。而且,對于案涉房屋并未轉移登記到黃*名下,黃*并未提供存在非因其自身原因所致的證據。黃*對案涉房屋不享有足以排除強制執行的民事權利,其阻卻執行的請求沒有事實和法律依據。

  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零四條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的解釋》第三百九十五條第二款規定,裁定如下:

  駁回黃*的再審申請。

審判長  宋*雨

代理審  判員司*

代理審判員  沈*丹

二〇一七年六月二十二日

書記員  李*燕

?
欧美大片免费流量